IPO前分红金额接近三年净利总和 博泰家具“分掉”净资产六成后募资补流

专注海外市场,业务模式以ODM/OEM为主的浙江博泰家具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博泰家具”)近日披露招股说明书,拟在上交所上市,募资6.10亿元用于年产180万件坐具生产基地建设项目、研发中心建设项目、信息化系统升级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。

《大众证券报》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发现,博泰家具一方面在上市前分红1.47亿元,一方面又拟募投补充流动资金7000万元,而且在今年市场环境不利、公司面临订单延迟或取消风险的情况下,仍拟“逆势”扩充近一倍产能。另外,公司第一大供应商报告期内社保缴纳仅3-6人,不由让人为博泰家具供应商质地、募投后的产能消化能力捏一把“冷汗”。

左手分红、右手募资补充流动资金

以办公椅、沙发及休闲椅等家具研发、生产、销售为主业的博泰家具,2017-2019年,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4.84亿元、7.06亿元、8.29亿元,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589.03万元、4741.71万元、8493.76万元,三年合计实现净利润为1.58亿元。

招股书显示,博泰家具在2017年、2019年两次决议对上年度利润进行分配,其中2016年度现金分红为6600万元,2018年度现金分红8056.80万元(见图一),两次现金分红合计达1.47亿元。

图一:报告期现金分红情况截图

而根据招股书, 2019年底,博泰家具净资产仅2.40亿元(见图二),博泰家具报告期内两次分红累计金额超过了公司当前净资产的60%,几乎分光了公司近三年累积的净利润之和,尤其是2018年,现金分红金额是当年4741.71万元净利润的1.7倍。

图二: 2019年公司净资产截图

IPO前的分红几乎“掏空”了博泰家具多年累积,截至2019年底,公司未分配利润仅剩余300.72万元(见图三)。记者发现,博泰家具股权比较集中,公司的实控人为周新、周择人、郭爱萍,其中周新、周择人系父子关系,周新与郭爱萍是夫妻关系,三人合计持股占比达83.62%,按持股比例来看,两次分红,实控人一家分走了1.23亿元。

图三:2019年底公司未分配利润截图

按理来说,如此豪迈的分红,公司应该钱袋鼓鼓,但让人费解的是博泰家具却一直大喊“缺钱”,称公司融资方式、数额有限,其拟从此次募投的6.10亿元中,用7000万元来补充流动资金。

博泰家具表示:“随着公司业绩增长,需要投入更多的营运资金,用于业绩增长所需的各项经营运作支出,2019年公司营运资金周转率呈下降趋势,有必要对营运资金进行补充。然而,公司目前采取的银行贷款、内源融资等融资方式,融资数额有限,无法弥补日益增大的流动资金缺口,难以支撑企业经营业绩持续发展所需的资金需求。因此,公司通过募集资金进行流动资金的补充具备必要性。”

那么,公司声称现金流动不足和IPO前两次大手笔现金分红相矛盾,左手分红高达1.47亿元的公司,为何右手又要募资7000万元补充流动资金?

对此,博泰家具回复称:“根据公司现行《公司章程》规定,公司可以采取现金或者股票方式分配股利。公司上市前的利润分配符合相关法律、法规的规定,公司利润分配不超过累计可分配利润的范围,不损害公司持续经营能力。”

订单存取消风险仍大肆扩产

博泰家具拟IPO募资的6.10亿元中,扩充公司产能是“重头戏”。根据招股书,公司拟募投4.00亿元用于年产180万件坐具的生产基地建设,这将为公司新增办公椅产能约130万套、沙发产能约50万套。

对比2019年数据,公司办公椅的产能为150万套(见图四),这意味着,按募投计划,博泰家具的办公椅产能将扩充至280万套,是2019年的1.87倍。另外2019年公司的沙发产能为30万套,募投过后,沙发产能将增至2019年的2.67倍。

图四:公司报告期主要产品产能截图

销量方面的数据显示,2017-2019年,公司沙发销量分别为16.39万套、23.94万套、29.38万套,2018-2019年分别增长46.06%、22.72%。报告期内,博泰家具办公椅的销量分别为85.56万套、108.84万套、142.97万套,2018-2019年分别增长27%、31.57%,根据该拟募投项目三年的建设周期安排,即便公司能一直按照此前的销售增速成长,扩充后的产能消化也非常勉强。

更关键的是,博泰家具的销售严重依赖海外市场,根据招股书,2017-2019年,公司境外收入分别为4.03亿元、6.00亿元和7.57亿元,对应的营收占比分别为84.26%、85.29%、91.53%,无论是海外销售总额还是在营收总额中的占比,都呈现出上升的态势。

博泰家具在招股书中强调:“国外市场变化受政治、经济、贸易摩擦等多方面因素影响,如果海外市场需求受上述因素影响而出现萎缩,则可能会对公司出口业务产生不利影响,进而影响公司经营业绩。2020年3月以来,部分海外订单面临延期或取消的风险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将可能会导致公司2020年上半年的经营业绩出现下滑,并对2020年全年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。”

在大环境不利、订单面临取消风险的情况下,博泰家具仍拟募投4亿元,大肆扩充产能,不由让投资者对公司募投后产能或出现过剩、无法消化的风险充满担忧。

博泰家具在给《大众证券报》明镜财经工作室的回复中也承认:“公司产品销售以外销为主,其中美国地区为公司外销的主要地区,报告期内公司销往美国的销售收入占公司销售收入总额的比例较高,分别为41.90%、40.71%和46.40%。销往美国的产品关税税率加征25%。如果未来美国进一步加征关税,或全球其他地区针对行业也采取类似的贸易保护措施,则可能对行业和公司业务产生重大不利影响,甚至导致公司上市当年出现经营业绩下降超过50%的情形。”

即便如此,博泰家具仍不担心公司募投项目的产能消化,其表示:“公司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均围绕公司现有主营业务、产品研发与生产工艺核心技术以及发展规划展开。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切实可行,募集资金数额和投资项目能够与企业现有生产经营规模、财务状况、技术水平和管理能力等相适应。”

最大供应商社保缴纳仅6人

招股书显示,2017-2019年,公司直接材料成本分别为2.96亿元、4.44亿元、4.84亿元,占主营业务的成本比重分别为78.04%、77.72%、77.78%。

博泰家具表示:“公司的战略采购部负责供应商管理及价格等商务谈判,定期对供应商进行考核,考核合格的纳入合格供应商名单。而品质部门按原料的到货批次对供应商供货情况进行考核,并将考核结果反馈给战略采购部,并由战略采购部对供应商实施相应的管理措施。”

报告期内, 安吉递铺泇峰皮革商行一直是博泰家具重要的供应商,其中2017年为公司第二大供应商,当期采购金额为1463.85万元,2018-2019年为公司最大供应商,对应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174.77万元、3175.93万元(见图五)。

图五:报告期前五大供应商截图

企查查数据显示,安吉递铺泇峰皮革商行成立于2016年1月,为个人独资企业,认缴出资金额仅20万元。然而,该公司成立次年即成为博泰家具第二大供应商,博泰家具该年向其采购金额近1500万元,营业成本的占比达到3.83%。而安吉递铺泇峰皮革商行2017年年报显示,该公司参加基本养老和医疗保险的人数仅为4人。而且,这种情况在其上升为博泰家具第一大供应商的2018年、2019年也没有太大改变,这两个年度,该公司参加基本养老和医疗保险的人数分别为3人、6人。而安吉递铺泇峰皮革商行2019年年报显示,当年其营收额已超过5000万元,纳税额超44万元。

公司目前最大供应商,在报告期内缴纳社保人员仅为3-6人,难免让人对该供应商质地打一个问号。更让人疑惑的是,其为何能在成立仅一年便成为博泰家具的第二大供应商,而且公司向其采购额随后还一路攀升?博泰家具对安吉递铺泇峰皮革商行的考核主要围绕哪些方面进行?向其采购的产品,公司又如何进行质量控制?安吉递铺泇峰皮革的员工规模是否能和其超3000万元的年供货额相匹配?是否存在订单转包的情况?

对此,博泰家具回复称:“公司对采购的产品有着严格的质量控制。公司转椅事业部与沙发事业部各下设一个品质部,品质部下又分为来料检验小组、制程检验小组与成品检验小组。其中,来料检验主要针对原材料采购环节,品质部查询订单并进行核对,来料抽检主要关注外观、重量等因素,海绵、底盘、气压泵、扶手、椅脚等原材料需送测试房测试。测试合格后,品质部在订单上签字并出具合格品报告单。对于不合格原料,品质部开具质量反馈单,通知执行采购部,执行采购部应及时通知供应商退货,限期对不合格品做出处理。安吉递铺泇峰皮革商行主营业务涵盖皮革批发,其员工规模与公司向其采购规模相匹配。”

记者 尹珏

编辑:newshoo

相关阅读:

安徽十一选五开奖一 广东快乐10分钟走势图 12036期博彩老头 河南22选5走势图带连线 香港马会综合资枓大全2019 六盒采资料平特一肖 京东方a股票股吧 湖北快三二同号遗漏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贵州11选5任四遗漏 河北十一选五 遗漏 幸运飞艇官方开奖官网 网上炒股怎么炒 3d对应号对应码 F1赛车视频 福利彩票怎么开 股票配资平台怎么挣钱